刘豫
刘豫的这些表现自然令金人“眼前一亮”,自谓找到了接替张邦昌的合适人选,当然从金人南侵到立刘豫建伪齐的过程中,刘豫自己的表现也是非常的卖力:建炎二年冬,金人攻济南,刘豫一开始还能自保,后来,金人以利益相诱,刘豫就再也坐不住了,不但杀了手下大将关胜,而且当百姓都不愿意投降金人时,“豫缒城纳款”,其寡廉鲜耻可见一斑。后来,为了求“僭号”,刘豫又派儿子刘麟持重金贿赂完颜昌,刘豫的这一切所作所为,将他的无耻嘴脸展示在世人的面前,然而金人需要的就是这种肯忠心为他们效力的忠臣,于是金人决定了:“四年七月丁卯,金人册豫为皇帝,国号大齐,都大名府。”

刘豫(1073—1143年或1146年),字彦游,永静军阜城(今属河北)人, 金国扶植的傀儡政权伪齐皇帝。元符时进士及第。北宋末任河北西路提点刑狱,金兵南下即弃职逃走。 宋高宗 建炎二年(1128),任知济南府,他见北方大乱,请改派江南一郡被执政拒绝。金兵围城,他杀勇将 关胜而降。宋绍兴二年(1132年, 金天会十年),刘豫迁都汴京。他屡次派子 刘麟、侄刘猊及宋叛将 李成、 孔彦舟等,配合金军侵宋。伪齐军曾攻占襄阳等地。绍兴六年,刘麟等征发中原民兵大举侵宋,金 按兵不动,不肯协助。伪齐军大败溃退,伤亡极重,次年,金废刘豫为蜀王,取消伪齐政权。后又迫令迁居临潢府,改封 曹王。被废时年六十五岁;卒年,宋、金二史本传都说在公元1143年,但《金史·熙宗本纪》说在皇统六年,似以本纪为可靠。

北宋末年刘豫担河北西路提点刑狱,金兵南下的时候随即就弃职逃走了。1128,不知道为什么他又能做上了知济南府,后来北方大乱,他就想朝廷改任自己到南方,但是遭到了拒绝。金兵围城的时候,他把自己的将士关胜给杀了,然后向金人投降。1130年,刘豫成为金人册封的傀儡大齐皇帝,建都大名。

公元1132年,刘豫迁都到了汴京。他多次派自己的儿子刘麟、侄子刘猊和宋朝的叛将李成、孔彦舟等人,配合金国的兵马来侵袭大宋。伪齐军还曾一度攻占襄阳等地。1134年,岳飞击败了李成,收复毁了襄阳等失地。同年,刘豫又派子刘麟和金军汇合,然后一同渡过淮河向南侵,但是却遭到失败。因为屡屡战败,金人对刘豫越来越不满。

1136年,刘麟在中原征民兵准备大举进攻大宋,金人却按兵不动,不肯协助刘麟一同攻宋。伪齐军不出意外的节节败退,最后大败溃退,伤亡非常惨重,导致国内民怨沸腾。次年,金人就把没什么本事的刘豫给废了皇位,降为了蜀王,并且伪齐这个政权都给取缔了。后又迫令刘豫迁居到了临潢府,改封成了曹王。刘豫被废时六十五岁,宋史中记载刘豫是在1143年去世的,金史则记载是1146年,现在也说不清了。

刘豫怎么死的

刘豫作战屡战屡败,对刘豫已经非常不满意了,但是刘豫还是要死不死的整天都向金人要兵马。于是金人就让女真的万户束拔做了元帅屯兵太原,之后尚书省弹劾刘豫治国没有设么成绩,不久之后刘豫就被废位,变成了蜀王。

京剧中的刘豫

在这之前,完颜亶就让完颜昌和完颜宗弼两个人南侵到了汴梁,还把刘豫的儿子刘陵骗到了武城,在这之后两个人就把李陵给擒获了。之后两人又带着兵马回到了汴梁,这个时候刘豫不知大难临头,还在讲武殿里面射箭,完颜宗弼突然就带着人闯了进来,把他带到了宣德殿,并把他囚禁在了金明池。

第二天完颜昌和完颜宗弼就把百官都召集起来,让他们一起来谴责刘豫的所作所为,还用数千兵马包围了宫殿。刘豫苦苦哀求,对二人陈情,说自己父子两人没有对不起大金的地方。完颜昌却说,从前赵氏从少帝离开京城的时候,就有百姓自焚慷慨赴死明志的,哀嚎之声原处都能听到,但是现在你要被废了,却没有人可怜你,你怎么不想想你自己做错了什么。

刘豫一时语塞,无言以对,其实是二人早前就已经安抚过百姓,所以城中才没有动静的。

后来刘豫和刘陵被赶到了临潢,金人又改封刘豫为曹王,给了他田地住宅让他生活。之后刘豫也就郁郁寡欢,最后病死在了家中。但是关于他死的具体时间,宋史和金史的记载是有所不同的,宋史记载是1143年,金史记载是1146年。

刘豫盗墓

刘豫开始盗墓应该是在他的伪齐政府迁都汴梁之后,这个时候他的所作所为还没有那么放肆,只不过是为了搜刮一些稀奇的宝贝。这个时候他还假借淘沙的名义,将洛阳、开封一代的陵墓都进行了开挖,很多帝王的墓葬也都是在这个时候就遭受到了破坏的。

据说有一次,刘豫从手下士兵手中得到一只非常精美的水晶碗,他非常喜爱这个水晶碗。后来刘豫知道这只水晶宝碗是从宋哲宗赵煦的永泰陵中被挖出来之后,他就起了贼心。不久之后他就让自己的心腹刘从善到永泰陵中去攫取宝贝。为了不让人怀疑,刘豫特地封了刘从善为“河南淘沙官”,听起来就像是一个不太正常的官名,大概这就叫做“此地无银三百两”。刘从善从此就名正言顺地开始对宋朝的皇陵开始挖掘了。

其实这些还都不算什么,刘从善还让士兵把宋哲宗的棺椁给撬开了,还把哲宗的尸骨暴露在外,丢弃在荒野。这些事情在史书当中都是有记载的,历史上干过类似的事情的,应该也就是曹操了吧。刘豫的“淘沙官”和曹操所安排的“摸金校尉”都是同一个意思,就是盗墓的。“淘沙官”也是是中国盗墓史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有明确文字记载的“官方盗墓机构”。与之不同的是,曹操的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算是中国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军方盗墓机构”。军政还是要分开的比较好。

史书记载

《金史》称:刘豫,字彦游,景州阜城人。宋宣和末,仕为河北西路提刑。徙浙西。抵仪真,丧妻翟氏,继值父忧。康王至扬州,枢密使张悫荐知济南府。是时,山东盗贼满野,豫欲得江南一郡,宰相不与,忿忿而去。挞懒攻济南,有关胜者,济南骁将也,屡出城拒战,豫遂杀关胜出降。遂为京东东、西、淮南安抚使,知东平府兼诸路马步军都总管,节制河外诸军。以豫子麟知济南府。挞懒屯兵冲要,以镇抚之。

初,康王既杀张邦昌,自归德奔扬州,诏左右副元帅合兵讨之,诏曰:“俟宋平,当援立籓辅,以镇南服,如张邦昌者。”及宋主自明州入海亡去,宗弼北还,乃议更立其人。众议折可求、刘豫皆可立,而豫亦有心。挞懒为豫求封,太宗用封张邦昌故事,以九月朔旦授策。受策之后,以籓王礼见使者。臣宗翰、臣宗辅议:“既策为籓辅,称臣奉表,朝廷报谕诏命,避正位与使人抗礼,余礼并从帝者。”诏曰:“今立豫为子皇帝,既为邻国之君,又为大朝之子,其见大朝使介,惟使者始见躬问起居与面辞有奏则立,其余并行皇帝礼。”

天会八年九月戊申,备礼册命,立豫为大齐皇帝,都大名,仍号北京,置丞相以下官,赦境内。复自大名还居东平,以东平为东京,汴州为汴京,降宋南京为归德府,降淮宁、永昌、顺昌、兴仁府俱为州。张孝纯等为宰相,弟益为北京留守,母翟氏为皇太后,妾钱氏为皇后。钱氏,宣和内人也。以辛亥年为阜昌元年。以其子麟为尚书左丞相、诸路兵马大总管。宋人畏之,待以敌国礼,国书称大齐皇帝。豫宰相张孝纯、郑亿年、李邺家人皆在宋,宋人加意抚之。阜昌二年,豫迁都于汴。睿宗定陕西,太宗以其地赐豫,从张邦昌所受封略故也。

元帅府使萧庆如汴,与豫议以伐宋事,豫报曰:“宋主军帅韩世忠屯润州,刘光世屯江宁。今举大兵,欲往采石渡江,而刘光世拒守江宁。若出宿州抵扬州,则世忠必聚海船截瓜洲渡。若轻兵直趋采石,彼未有备,我必径渡江矣。光世海船亦在润州,韩世忠必先取之,二将由此必不和。以此逼宋主,其可以也。”

未几,宋阁门宣赞舍人徐文将大小船六十只、军兵七百余人来奔,至密州界中,率将佐至汴。豫与元帅府书曰:“徐文一行,久在海中,尽知江南利害。文言:宋在杭州,其候潮门外钱塘江内有船二百只。宋初走入海时,于此上船,过钱塘江别有河入越州,向明州定海口迤逦前去昌国县。其县在海中,宋人聚船积粮之处。今大军可先往昌国县,攻取船粮,还趋明州城下,夺取宋御船,直抵钱塘江口。今自密州上船,如风势顺,可五日夜到昌国县,或风势稍慢,十日或半月可至。”

宋初,宗弼自江南北还,宗翰将入朝,再议以伐宋事。宗翰坚执以为可伐。宗弼曰:“江南卑湿,今士马困惫,粮储未丰足,恐无成功。”宗翰曰:“都监务偷安尔。”及豫以书报,而睿宗亦不肯用豫策,使挞懒帅师至瓜洲而还。

天会十四年,制诏“齐国与本朝军民相诉,关涉文移,署年止用天会”。天会十五年,诏废齐国,降封豫为蜀王。豫称大号凡八年。于是,置行台尚书省于汴,除去豫弊政,人情大悦。以故齐宰相张孝纯权行台左丞相,遂迁豫家属于临潢府。

皇统元年,赐豫钱一万贯、田五十顷、牛五十头。二年,进封曹王。六年,病死。子麟。